佛教牛人录05 不可思议的居士(二)|傅大士与中国禅

图片 4

大士讲经

南北朝梁武帝时代,达摩、宝志公、傅大士共称梁代三大士。南怀瑾先生说:“中国禅宗原始的宗风,实由达摩、志公、傅大士三大士的总括而成”。

第二章 不可思议的居士

有一次,梁武帝请善慧菩萨讲《金刚经》。大士在讲台上拍了一下惊堂木,就下台了。

图片 1


梁武帝十分惊诧。

达摩大师为西天正法眼藏自上而来二十八祖,秉承先师般若多罗尊者的遗命,欲将正法眼藏和衣钵传到中国以绍隆佛种,普利众生。即自东渡,先到中国南海。梁武帝得知后非常敬仰,派人到南海专程接到金陵。

三、傅大士与中国禅

在武帝身边的志公问道:“皇上,你了解吗?”
梁武帝说:“不了解。”志公说:“大士已经讲完经了。”

达摩大师初化梁武帝。帝问云:“朕一生造寺度
僧、布施设斋,有何功德”?达摩答:“实无功德”。梁武帝出乎意外,讶意道:“弟子未达此理,愿和尚为说”。达摩回答说:“这些无非是人天小果,有漏之因,如影随形,虽有非实。”梁武帝再问:“那怎么才是真功德呢?”达摩回答说:“净智妙圆,体自空寂,如是功德,不以世求。”帝问:“如何是圣谛第一义?”
师曰:“廓然无圣!”帝继问曰:“对朕者谁?”师曰:“不识”。帝不契,达摩遂辞行。帝后举问宝志公,志公曰:“陛下还识此人否?”帝曰:“不识”。志公
曰:“此是观音大士,传佛心印。”帝悔,遂发兵马去追请。

图片 2

宝志公说,陛下就是发动全国人去请,大师也不回来了。达摩大师刚走到江边,回头一看,后面有许多
兵马追赶而来,大师随手折了一支芦苇,掷在江上,脚踏芦苇渡江而去。2007年8月,南京市博物馆一支考古队在浦口大顶山狮子峰进行考古时,发现了达摩大师“一苇渡江碑”,并发掘出了梁武帝所建的定山寺遗
址。达摩后北上到了洛阳,住在嵩山少林寺,面壁九年,得神光僧,为法忘身,以大勇猛,断臂求法。

​达摩嘉许其志,知为法器,将神光的名字改为慧可。有天,慧
可问道:“诸佛法印,可得闻乎?”师道:“诸佛法印,非从人得。”慧可禅师听了感到茫然,便说:“我心未宁,乞师与安。”师答:“将心来,与汝安。”慧可
沉吟好久,答道:“觅心了不可得。”师道:“我与汝安心竟。”慧可当即豁然大悟,心怀踊跃。慧可留在祖师身边九年以锤炼心性,终彻悟心源,做了禅宗二祖。
后来古人写了一付对联:“一苇渡江何处去,九年面壁待人来。”

要说中国的佛教居士,必须提到这位名副其实的开拓者,傅大士。

图片 3

傅大士,原名翕,又说名弘,南北朝时人,大约与中国禅宗的祖师达摩同时代。这位傅大士也是一位奇人,从小就有点“痴”,传说他年轻时跟伙伴们去捕鱼,捕到鱼后,他每次都要把装鱼的竹笼沉到水下,一边祝祷“去者适、止者留”,说愿意去的就去,愿意留的就留下来吧。试想有哪条“笨鱼”会想着留下呢?结果自然是“竹篮打鱼一场空”了,因此上伙伴们都讥笑他是个愚人。

​上面提到的宝志公禅师,是梁武帝的国师。宝志公的身世离奇,相传一位朱姓妇
人听见鹰巢中婴儿啼哭声,从树上把他抱下,扶养长大,说他的长相“面方而莹彻如镜,手足皆鸟爪。”
梁武帝曾诏请以丹青驰誉于南朝的张僧繇为宝志禅师画像,宝志一时兴起,现出十二面观音像,妙相殊丽,或慈或悲,使素有第一佛像画家之称的僧繇,无法成笔。

如今我们再看这个故事,不免又联系到另一个著名的故事。在《西游记》里边有一回叫做“三藏有灾沉水宅,观音救难现鱼篮”,讲了“鱼篮菩萨”的故事,说观音菩萨应猴子之请,用一个竹篮去捉“金鱼精”,她老人家掷下竹篮,口里念道“死的去,活的住”,结果真就捉出一条活鱼。同样是竹篮,同样是捉鱼,虽然情境大不相同,可都显示了一种非常之人的“非常之举”。

当时四川有一位真正得道的高僧,叫做宝香禅师,在四川住了很多年,以种种方便法劝大家断恶修善。当地风俗,每逢祭祀必杀生。法师每年苦苦劝他们不要杀生,
没人听他的。不但没人听,反而讥笑他。法师非常难过。有一年,有一位四川居士到京城拜见宝志公禅师。宝志公问这位居士:“四川的香贵不贵?”居士笑曰:
“四川的香很贱。”宝志公说:“既然贱,为什么不走?”居士没明白宝志公的话。过几天,他回四川,见宝香禅师。禅师问他:“宝志公说了些什么话?”居士
说:“他问我四川的香贵不贵,我回答很贱。宝志公说:既然贱,为什么不走?我听不懂。”宝香禅师听了点点头。

当然“捉鱼”是闲话,我们要看到的是傅大士这个人从小就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性情,即难得的慈悲“佛性”。

过了几天,又有一个祭祀法会,大众依然杀许多
牛羊猪祭祀。宝香禅师这一次跟往日不一样,他在寺院门口挖了很大的坑,里面灌满水。他也参加祭祀法会,也跟着吃鱼吃肉。以前劝不杀生,今天跟着一起吃鱼吃
肉,众人觉得很稀奇。吃完之后,禅师走到坑旁,一张口,吐出来的鱼都是活的,摇头摆尾在水里游;吐出的鸡鸭也是活的,扑楞楞都跑开了,吐完之后禅师站着就
往生了。神通一现,大家惊呆了,不久如梦初醒,各自悔恨不及,从此皈佛茹素,以后地方上再不杀生了。

傅翕十六岁就娶了妻,后来还生了两个儿子,虽然身处乱世,可也过得起“小康生活”。而在傅翕二十四岁的这一年这一天,他像往常一样去村子旁边的河边捉鱼,却碰到了一个不一般的陌生人,正是这个陌生人的一番话改变了我们的“捕鱼青年”的后半生。

图片 4

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印度和尚达摩,达摩在嵩山上静修,所以人们又叫他嵩山头陀。达摩一见傅翕,说“你以前跟我一样是佛门中人,你我当年还在毗婆尸佛前有过誓约呢,可如今你却不知回头。”这可喷了傅翕一头雾水,“佛前誓约”,你以为是天方夜谭啊?

傅大士,姓傅名翕,字立风,号善慧,人称善慧大士,今浙江义乌佛堂人,中国维摩禅祖师。少未读书,常与乡里人网鱼,每得鱼时,却又以竹笼盛之,沉深水中
祝曰:“欲去者去,愿止者止”,因此别人都说他愚痴。后来在稽亭塘网鱼时,遇一梵僧,僧对他说:“往昔在毗婆尸佛前,我和你同时发愿度生,现今兜率天宫中
你所享用的东西都在,你什么时候回去呢?”大士闻之瞪目而已。其僧又道:“汝试临水观影!”大士低头见水中圆光宝盖,顿悟前因,于是抛弃渔具,携僧归家,
请求修道之地。僧指松山下双梼树曰:“此可栖也。”遂结茅庵而居,自号双林树下当来解脱善慧大士。

可“天方夜谭”一下也不是不可能的,傅翕往水中一照,果然看见自己是金光闪烁,于是,信了,原来自己真是佛门中人啊。

大士自己开垦土地,种植蔬果。有小偷常来光顾大士的菽麦
瓜果等物。大士见了说:“你不必盗取,把你篮笼拿来,让我给你采装。”于是小偷满载而归。大士或为人帮佣,昼出夜归,如是苦行7年。一日宴坐之际,忽见释
迦、金栗、定光三佛自东方而来。复见金色自天而下,集在大士身上,从此身出妙香,并闻舍中唱言:“成道之日,当代释迦坐道扬。”大通六年,大士遣弟子奉书
梁武帝,帝诏请大士进京,先叫侍者遍锁诸宫门。大士心通先知道了,乃做了大木槌一只,既到已,用木槌扣打一门,余门都开。大士直入宫殿,唱而不拜。武帝问
他:“师事从什么人?”大士道:“从无所从,师无所师,事无所事。”后武帝请大士讲金刚经,大士升座,挥案一拍便下座。帝见之惊愕不已。志公问帝:“陛下
会吗?”帝曰:“不会”志公道:“大士讲经已毕”。

不管这一段故事的“色彩”如何,傅翕已是注定有了入佛门的意念。于是,中国式“维摩禅”祖师诞生了。

一日大士顶冠披衲靸履,武帝看到问:“是僧吗?”士以手指冠。帝问:“是道吗?”士以手指靸履。帝
问:“是俗人?”士以手指衲衣。后南怀瑾先生说:“傅大士以道冠、僧服、儒履的表相,表示中国禅的法相,是以“儒行为基,道学为首,佛法为中心”的真正精
神,配上他一生的行径,等于是以身设教,亲自写出一篇三教合一的绝妙好文。”宋朝王安石的厅堂里挂了一幅傅大士的画像,上面题有佛印禅师的一首赞诗:“道
冠儒履佛袈裟,和会三家作一家。忘却兜率天上路,双林痴坐待龙华”。至今在双林寺所塑头顶道冠、身着袈裟、足登靸履的大士像即以是缘起。傅大士有一不思议
的偈颂,遍传丛林,极耐人寻味,曰:“空手把锄头,步行骑水牛。人从桥上过,桥流水不流”。

傅翕带着妻子家人,甚至还有乡邻,去了黄云山修行。再山里,一家人耕作礼佛两不误,可以说是古代佛教家庭的典范。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