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顗: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东正教天台宗创办人-徐述波 魏泽雄

玉泉山顶,气象万变,才是风和日丽的好天气,转眼便已狂风呼啸,暴雨倾盆,天地一时为之晦暗难明。智顗身在定中,逢此交加的风两,虽然心中不惧,感觉上却似有万千妖怪倏忽扑来,瞬间万变。冥冥之中,他似乎看到一条巨蟒,身长十馀丈,张著大嘴向自己发射箭矢,密集如雨。

《全唐文》卷六六四载:“陈光大中,智顗禅师者至自天台,宴坐乔木之下,夜分忽与神遇云:愿捨此地为僧坊,请师出山,以观其用。指期之夕,万壑震动,风号雷虩,前劈巨岭,下堙澄潭,良材丛木,周匝其上,轮奂之用,则无乏焉。唯将军当三国之时,负万人之敌,孟德且避其锋,孔明谓之绝伦,其于殉义感恩,死生一致,斩良擒禁,此其效也。”

次年春,再返天台,重整寺院。

关羽建寺

宋高宗绍兴年间,陈渊在其《默堂集》中记载:“臣尝游荆州,见荆人所以事关羽者,家置一祠,虽父子兄弟室中之语,度非羽之所欲,则必戒以勿言,唯恐关羽之知之也。”由此可见,荆州民间对于关公崇拜达到何等崇敬的程度?

开皇十五年春,57岁的智顗,奉晋王之请,再到江都,住禅众寺。在晋王的再三请求下,写成了《净名义疏》的初稿。

智顗了无惧色,二坐便是七天七夜,那怪蟒的形象也一直在他周围往来。到了第七天夜里,智
对那怪蟒的影子说∶「你一生杀戮甚众,造业不浅,却贪著福禄,不思纤悔,何时才能跳出苦海啊!」

神秀的传人是普寂,恰好是关羽的老乡。《三国志演义》中曾出现过一位在汜水镇国寺和关羽叙过乡情,后又在王泉山结茅,以一句“颜良安在”喝破关羽的普净和尚,原型就是神秀的徒弟普寂。《旧唐书》卷一九一:“普寂姓冯氏,蒲州河东人也。年少时遍寻高僧,以学经律。时神秀在荆州玉泉寺,普寂乃往师事,凡六事,神秀奇之,尽以其道授焉……(神秀卒)制令普寂代神秀统其法众。”

智顗通过天台山的长期止观习修,总结了慧思定慧双修的佛教思想,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止观学说的理论体系。他在天台山为重病的长兄陈针写成了《修习止观坐禅法要》,劝其修习止观,以祛病健体。兄依此修学,果延15年寿。智顗后来出山宣讲的《摩诃止观》《法华玄义》《法华文句》等“天台三大部”的理论思想,主要是在天台山修持过程中开始形成的。

关羽是三国时期蜀国的大将,以忠勇著称於世,死後被神化,称为「关帝」,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享有至高的威望。这些都是大家所熟悉的。然而,关羽与佛教的因缘关系,恐怕就鲜有人知了。

建安二十四年,公元219年,关羽围襄樊,曹操派于禁前来增援,关羽擒获于禁,斩杀庞德,威震华夏,曹操曾想迁都以避其锐。后东吴吕蒙偷袭荆州,关羽腹背受敌,兵败被杀。

梁元帝承圣三年,智顗17岁。尚未从侯景之乱中恢复元气的萧梁王朝,遭到了来自北朝西魏的致命打击。这年十一月,西魏兵攻陷江陵,俘获元帝及王公以下士民数万人,冻馁而死者不计其数。智顗的父母也在纷飞的战火中双双殄丧。

隋开皇十二年十二月,智顗一路游化来到荆州,至当阳,登玉泉山,喜其山林秀美,景色宜人,便想在此山建立一座精舍,以为传法布道的中心。玉泉山山顶有潭池水,名叫金龙池。池水自出口流溢而出,缘山而下,形成一股清莹跳荡的溪流,在苍山翠色之间欢悦地奔淌。智顗本来想把寺院建在溪水之旁、绿树之中,但又嫌其地势狭窄,寺院的规模会受其限制,便登上玉泉山顶勘查地势。他发现,在金龙寺北岸不足百步之处,有一棵大树,树身高达丈许,枝干犹如虬龙,向四面的天空倾斜而出,疏密有序,俨然是一个天然的房顶。树冠之下,日影盖地,恰似一处讲经说法的殿堂。智顗一见,心中不禁泛起喜意,便想在这天造地设的僧房之中做一番禅定工夫。他於是来到树下,盘腿而坐,静心修炼起来。

清朝时关公信仰已经达到极盛,上至帝王贵胄,下至贩夫走卒,关公崇拜遍布社会各个阶层,从京畿到边镇,清朝境内林立着各种规制的关帝庙。清初皇室崇奉藏传佛教,清代北京的藏传佛教寺院中几乎都有关帝殿,如雍和宫、普胜寺、福祥寺、隆福寺、净住寺、东黄寺、长泰寺、五门庙、资福院等。每年的农历五月十三为官方祭祀关帝的时间,这一天被认为是关公磨刀日,“是日,民间赛会尤盛。凡国有大灾则祭告之。”每年的这一天,雍和宫僧众会举行法会,诵《关公大供经》、《单身大威德金刚经》。在每年的农历六月二十四日,传说的关公诞辰,雍和宫的僧众也会举行法会,诵《关公经》、《大威德金刚独勇经》。

按照智顗遗嘱,天台僧众将其安葬在佛陇修禅寺西南金地岭与银地岭分水之处,墓上建立石塔,又在其地建立寺院,寺名“定慧真身塔院”,又称“智者塔院”。北宋祥符元年改名为“真觉寺”。现今塔、寺并存,前往凭吊者络绎不绝。

言毕,风雨立止,云开雾散,月朗星稀,忽见面前多出两人,一老一少。老者面如重枣,五绺长髯,身宽体胖,有王者的威仪。少者冠帽整齐,面目清秀。那老者走上来对智顗说∶「我是关羽。东汉之末,天下纷乱,九州瓜裂。曹操不仁,僭帝号自立;孙权不义,坐江东自保。我义属汉臣,保佐刘备,期以恢复汉室基业。无奈天命无常,事与愿违,复汉大志终未能实现。我死之後,馀志未泯,故受封於此山为王,权做一地之神。大师您是一代圣僧,不知何缘,移足敝地。」智顗回答∶「我欲在此地建立道场,讲经传教,也不辜负此生一世。」关羽又说∶「既如此,希望大师把建寺的事交给我父子二人。离此不远,山势平整,土层深厚,堪可建寺。大师只管安心坐禅,七日之後,寺院必成。」

而另一位隋唐时代有影响的高僧:佛教禅宗北派六祖神秀,也藉关羽的民俗信仰在当阳玉泉山开寺说法,则进一步稳固了关羽伽蓝神的地位。

陈至德三年,陈后主三次传诏,迎请智顗来金陵讲经说法,“四事供养,礼遇殷勤。”智顗应请,在太极殿讲《大智度论》,又讲《仁王般若经》,陈后主亲筵听法。“天子欣然,百僚尽敬。”

陈隋之际,中国佛教史上出了一位著名人物,名叫智顗法师。他於十八岁出家,廿三岁时赴光州大苏山拜慧思为师,专门钻研法华。後於陈太建七年入天台山建草庵,正式创立了中国佛教天台宗一派,虽被排为天台四祖,实为此宗的真正创始人。

学术界普遍认为,佛教是在大约西汉末年、东汉初年时传入中原的。关羽出生于东汉末年,与佛教传入属于同一时代。

玉泉寺是智顗晚年弘法的重要场所,一时法席之盛,不减当年的瓦官寺。

却说又过了七天,智顗从定中醒来,只见千丈深池化作平地,上面己建起一座佛寺,庄严雄伟,光彩照人,不禁惊叹神鬼之工的快速。他领著弟子进入寺内,昼夜说法。忽一夜,关羽之神又来对智
说∶「弟子今已从老师您这儿听到了出世间法,心甚喜悦,愿洗衣受戒,永为佛教护法。」於是,智顗手持香炉,授以五戒。自此之後,关羽便成了佛教的护法神。

中国佛教在隋唐盛世,进入了一个大发展的时期,天台、三论、慈恩、律宗、华严宗、禅宗、密宗、净土宗等宗派都相继成立,朝野上下皆以奉佛为荣。佛教的发展引起了儒道二教人士的不满,他们撰文批评佛教,于是佛教在思想的层面上开始与儒道二教进一步结合,最终奠定了以后的中国社会三教合一思想的基础。

其时,正是陈王朝的鼎盛时期。陈北退周兵,南平叛将,江南之地尽入版图,再加上陈朝诸帝崇倡佛法,大建寺庙,帝都之内,一时名僧云集,讲论不绝,其佛教发展势力虽然不及梁代强盛,但也颇呈中兴之势。

此后,据《元史》本纪载“(元)世祖尊崇佛教,用汉关壮缪为监坛”,关羽又被引入黄教(喇嘛教)。满清本崇黄教,且又为羁縻蒙古各部,故对关羽之尊崇更上层楼。

公元560年,23岁的智顗结束了大贤山的潜修,慕名前往光州大苏山,投奔名僧慧思门下。

普寂有著于当世之名“法山净”。《三国演义》中的普净和尚将“普寂”与“法山净”截头加尾,另为的名字。

受“十戒”之后,智顗便成为沙弥。他一边依从法绪学习佛教的各种律仪和基本理论,一边在实际活动中严格持戒,接受佛教出家生活的考验。在年满20岁时,由法绪主持,受了具足大戒,成为正式的比丘。

明清以后,佛寺供奉关羽为伽蓝菩萨者已经非常普遍,以至明代学者都不无感慨地说:“禅林道院中有护法神,曰伽蓝。或当户而立,或拱侍于旁。神不拘一,而以关帝作伽蓝者大概十之八九。夫释道各崇其教,今护法则争尚关帝,何也?”

陈祯明三年,隋军南下,陈朝灭亡。智顗“策杖荆湘”,以避兵乱。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