洗碗

母亲体弱,欲带她外出看病,他左思右想不能放心,担心她和母亲一样晕车,互相不能照顾;怕她这个路盲,出门找不着北;怕她住不惯生地,夜里睡不好觉;怕她缺乏锻炼,经不得这科、那室上上下下的奔波。于是,年未过完,他就预约了专家,带着母亲起程了。归来,母亲的言谈间皆是宽怀,这无微不至的一路走下来,在年岁渐老的父母亲的一片山河里,他又何止是半个儿呢?

他爱她,他是个行为主义,不会多说话,只会默默做事情。恋爱的时候他给她买零食,带她玩,一起压马路,谈未来,谈理想。他不会甜言蜜语,只会逛街为他提包,过马路拉着他,做饭给她吃。

在一个上看到一个关于做饭和洗碗的问题,突然想说点什么。

朴素的婚姻

她经常看着校园情侣发呆,他以前也总这样背着累了的她,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不再愿意背她;她越来越喜欢没事抱他,睡前轻轻亲一下他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他很少主动亲她了,以前经常会对蹭鼻子的行为也在不知不觉中终止。

日子久了,那么做饭,洗碗就成了生活中柴米油盐的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情。看了大家的各种评论,突然想这并不单单是做饭洗碗的事情,而是关于家务的分配问题。

他倒是甘愿缴械,俯首称臣,为什么不呢?乐得万事不问!

他说,我们可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爱对方。

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怕的不是做饭,洗碗,而是怕一个人,孤孤单单,所以有了计较谁做饭,谁洗碗,谁主负责的各种家长里短。

朴素的婚姻

他的爱平平稳稳,上班,锅碗瓢盆,生活的压力。他每天叫她起床,给她做早饭,除了周末,因为工作日她总起不来床。他觉得他像以前一样爱她,只是心里总会有点埋怨。他埋怨她不帮忙做饭,他埋怨她自私总是索取,他埋怨生活被洗碗做饭这样的小事充斥。他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爱她,他偶尔想。

曾经有遇到这样一个情况,有个朋友遇到一个相亲对象,对方的母亲就直接问,会不会做洗碗打扫的家务,要朋友负责大部分的家务活。

慢慢也就知道了,婚姻里打江山,单凭眼泪,拿不下属于自己的城池,文韬武略、能征善战才是永远的真理。她不再指望他的忍让,像一个庸碌的皇上突然觉醒,不再把江山的巩固寄望于子民的臣服一样,她开始发奋图强。曾经那样稚弱的一个人,在现实的柴米油盐里迅速成长,很快,便文能洗衣做饭,武能换灯泡、修马桶了。自立自强起来的人,像一个骁勇的战将,踌躇满志,指点江山,谈笑间,尽显君王气概。

她知道他还爱她,可她觉得他现在是她老公,却不再是她男朋友的那个他。

很多人说,现在你不喜欢做饭,是因为你是单身狗,如果有个陪你的人,或许你就不会这么说了。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